第九回:密会殿前商对榷,奇袭百花一挑二

  话说哮天犬带着随从的两个犬小弟,在尸海中寻找着。

  暴风雨冲刷下的神弃平原里,除了空气中夹杂的血腥味和烧焦味之外,还弥漫着层层泥土味儿。不一会儿,哮天犬凭借着细腻的嗅觉来到了先前卿渊疗伤壁雨的山洞内。

  哮天犬嗅着空气中细微的气味,跳上了卿渊先前休息的石床,又看了看朝百花国的方向,皱着眉头,对着随从小弟说道:“我去一趟百花国,你们一个回去把这里的情况告诉炎武,一个在这里勘察敌情。”

  其中一棕色的小犬担忧道:“老大您独自一人去百花国,这太危险了。”

  “危险个屁。”说完,哮天犬立即脱下了身上的战甲:“把这玩意脱了,我也是一只人见人爱的小狗。你们让炎武静候佳音,我去去就回。”说完便跳下了石床,朝着百花国方向跑去。哮天犬一路狂奔,追寻着卿渊的气味来到了百花国。

  看着哮天犬站在窗台边,卿渊连忙上前:“哮天大人,您怎么在这?”

  哮天犬双手抱胸,站起了身,做了下来:“你出了这么大的事,真君大人能不知道吗?”

  听完这话,卿渊有点自责地低下了头:“卿渊无能,让真君大人失望了。”

  哮天犬看了看卿渊,平和道:“既然你平安无事,那就跟我走吧。”

  卿渊听完这话。立即抬头看着哮天犬,皱着眉头摇摇头:“不,我还不能离开。”

  “为啥?”哮天犬盯着卿渊质问道:“你小子该不会被这小妮子迷惑住了吧?”

  卿渊摇摇头,解释道:“不是的,是因为阴阳丹。”

  哮天犬知道御风一族的阴阳丹,它亦沉思一会:“难不成这丫头是药引?”

  卿渊点点头:“御风西徒已经拿到了纯阳药引了,就差花解语了。御风一族原本是九黎部下骁勇善战的一族,要不是其本身的先天缺陷,想要拿下他们也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。”

  哮天犬知道这其中的难易:“可那仅仅只是传说。”

  “咱不管它是不是传说,既然有人要去验证它,咱们就要把这种可能扼杀掉。”卿渊有点儿激动:“我猜御风西徒这两三天内必有大动作,因为炼化阴阳丹的时间差不多快到了,前后不得超过三日。”

  看着卿渊一脸焦急和担忧的样子,哮天知道想让他现在跟着自己回天庭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。它看了看四周阴冷的牢房,又看了看卿渊,它从手上拿出了一颗绿色的丹药递给了卿渊:“这是百花百草阁内,我找到的可以解百花牢房外围毒阵的解药。”

  卿渊小心翼翼地接过了丹药,它知道哮天同意让自己留在了百花国:“谢谢,哮天大人。”

  哮天收回了手,很是严肃地看着卿渊:“炎武和瑾莲带着真君的警卫守卫已经来到了神弃平原。炎武那性子,你也是知道的,我会把你的话转告他。但是你要知道,真君只给我们三天的时间,三天时限一到,你必须跟我们走。时候不早了,我也该回去了,万事小心。”说完便要转身离开。

  “稍等。”卿渊喊住了哮天,他思量了一会,便跟哮天说道:“倘若三日时限一到,御风一族还未有所行动,我会带着花解语离开。”

  哮天转过脸看了看卿渊,没有说什么,随即离开了。

  翌日清晨,斜阳出岫。百花国外,列军森严。尘土飞扬,马嘶长啸之际,只见土岩一族的首领土刄带着几位贴身守卫,风尘仆仆地赶来。花无城早早就出了百花城,十里相迎。两人相遇,谈笑自若,花无城便邀土刄入城会谈战事。

  神弃山脉下,天庭警卫队守卫正在站哨。山洞内,哮天正在向炎武汇报卿渊的事情。

  “什么?”一声巨怒,伴随着拍击在石桌上的巨响,砸向了哮天犬。只见炎武完我哮天犬的话,气得跳了起来,双手放在后腰边,站在石桌旁,来回走动:“这算什么?啊?他卿渊还学人家关云长吗?单刀赴会?这小子,行啊。啊!”

  哮天犬眯着眼,一手掏着耳朵,淡定说道:“哎,果不其然。”

  “奶奶的,三天啊,这都第二天了。总不能让老子空着手回去见真君吧?”炎武怒道:“不行,集合队伍,老子现在就要去百花国,把这小子拽回来。”

  在一旁的瑾莲看火急火燎的炎武正要出山洞去集合警卫队,连忙上前制止道:“炎武,你冷静点。”

  “冷静?我很冷静。”炎武看着瑾莲,生气道:“这次绝对不能让卿渊这家伙这么乱来。你以为花无城是请他卿渊去做客啊?别做梦了,他卿渊在花无城手里就是一待宰的羔羊,你我都知道卿渊他抵抗不了植物毒系招式,他现在身陷危险之中,我们得马上把他救回来。”说完便要出山洞。

  “啊哟,你着急啥啊。”瑾莲拉着炎武的手:“你自己都知道卿渊现在身处危险之中,也知道他现在是花无城手里的一颗棋子,是人质,你这么盲目地杀过去,不但救不了他,还反而会害了他。”

  这话让炎武顿时冷静了不少,他觉得瑾莲说得有道理,他一脸着急:“那怎么办?”

  瑾莲思考了会:“我觉得卿渊说得有几分道理。御风西徒既然已经开始着手炼化阴阳丹了,那这两天内一定有有所行动。御风西徒为一己之私,瓦解神弃三大部落的联盟,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,我们来个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趁他们内斗之时,咱们趁乱救出卿渊,如果有机会的话,咱们就可以在救卿渊的同时顺手牵羊,解决掉三大部落。”

  哮天听完瑾莲的话,点点头:“还是瑾莲仙子分析得有道理。”

  炎武亦觉得瑾莲说得有理,他微微一笑,握着瑾莲的手,很是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还是你想的周全,我,做事太鲁莽了。”

  瑾莲看着炎武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,有点儿害羞。

  而哮天犬看着他们这样手牵着手,含情脉脉的样子,有点不开心:“喂喂,你们把我当空气啊,考虑下单身狗的感受好不?”一连吃了两波狗粮,哮天想想也是没谁了。

  炎武和瑾莲被哮天的话拉了回来,纷纷伸回了。炎武又对哮天说道:“那,还请哮天大人再跑一趟百花国。”

  哮天汗颜,眯着眼:“为啥又要再跑一趟?你小子把我当马使唤吗?”

  看到哮天有点不悦的样子,瑾莲连忙解释道:“哮天大人,您误会了。炎武他是想让您转告卿渊下,说我们会在百花国附近待命,随时接应他,如果需要帮忙,我们会提供支持的。”

  哮天看了看两人诚挚的脸,叹了口气,转身跳下了石桌:“好好好。”

  瑾莲亦转身向一旁的战凖说道:“小凖,麻烦你也跑一趟,我要百花国王城以及附近地势的鸟瞰图。”

  战凖点点头,扑扇着羽翼:“小事一桩。”说完便亦飞出了山洞。于是瑾莲和炎武便随即集合队伍,朝着百花国方向进发。

  时间飞逝,夕阳渐逝。百花王城宫殿内,莺歌燕舞。

  花无城和土刄正在王座上对饮甚欢。

  “来,土兄,我敬你。”花无城举起了酒杯,对着土刄说道:“这杯敬老兄杀退天庭贼人,佑我神弃再无战事,子民安康。”

  土刄亦举起了酒杯,两人相敬饮之。土刄喝完了酒,捋捋长须,哈哈大笑:“无城兄太客气了,要不是令郎助阵杀敌,老弟我还真没有这个神威可以拿下天庭五万之众。”

  “什么?”花无城听完土刄的话,放下了酒杯,回想着前晚花解语和彩蝶跟自己叙说着一路上的事情,自己的儿子到现在还未回来,难道卿渊所说的是事实,虽然对阴阳丹略知一二,但他万万没想到着御风西徒居然会对自己的儿女下手。

  土刄看着花无城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,好奇道:“怎么了?无城兄。”

  花无城被土刄这话唤醒,先前御风西徒将自己儿子战死的消息传来百花国,自己悲痛万分,但是后来面对卿渊所说的话,他对此还有几分疑虑。花无城皱着眉:“土兄啊,犬子至今还未归来,可否还有战事缠身?”

  土刄被这么一问,一脸懵,摇摇头:“天庭大军战败之后,我就让御风老弟带着几位高手护送令郎回百花了啊?怎么还未回来?”

  话音刚落,只听得轰隆的一声巨响自宫殿外传来。宫殿内的文武百官都好奇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,纷纷往宫殿外望去,只见城门方向熊熊烈火,烧得半天透亮。

  随即一守城将士,风尘仆仆地朝宫殿内跑来:“报,大王,御风一族首领御风西徒带着数千人杀过来了。”话音刚落,一阵锐利的旋风袭来,瞬间刺杀了宫殿内的守卫和文武百官。

  还没等众人缓过神来,御风西徒早已带着贴身护卫来到了宫殿前。土刄和花无城连忙上前。

  “御风老弟,你这是做什么?”土刄上前质问道。

  御风西徒呵呵笑道:“做什么?花无城,老子给你一次机会,交出花解语,否则,今夜血洗百花国。”

  看着宫殿内死去的守卫和将士,花无城怒道:“御风西徒,你这个人渣,老子今日非杀了你不可。”

  土刄在一旁一脸懵:“都冷静点,发什么了什么?”

  “御风老贼为了炼化阴阳丹,设计谋害犬子。”花无城看着土刄,解释道:“你我都被利用了。”

  听完这话,土刄亦知道阴阳丹的事情,顿时勃然大怒:“他娘的,御风小儿,你个畜生,竟然敢设计老子。”说完便拔出了腰间的大刀,对着御风西徒。

  御风西徒看着花无城和土刄一致对着自己,呵呵笑道:“你们一起上吧,黄泉路上也有个伴。”说完便和随从侍卫杀向了花无城和土刄。

  章节列表:

第一回:邪魔余孽卷土来,鏖战三界涂炭灵

第二回:初露锋芒水灵诀,心狠手辣黑杀手

第三回:倾国佳人霓裳舞,五圣人杰侠义行

第四回:潜藏黑手身涉险,挥杀俊少遭灭口

第五回:二圣疾军赴神弃,同阵操戈灭百花

第六回:木火弛援通灵兽,御风密谋九黎壶

第七回:卿渊遭捕百花狱,解语撒娇王城殿

第八回:解语粉黛镜水苑,哮天探监百花狱

第九回:密会殿前商对榷,奇袭百花一挑二

第十回:执手临别泪两行,惶恐逃杀百花仙

第十一回:水渊归来寒冰麟,风魔亲临破灭诀

第十二回:山穷无路破沉舟,阴阳双诀雷龙霆

返回
顶部

关于《神武3》手游

神武3,数千万玩家倾心之选,多益自研经典,凝萃三世风华,今朝再展锋芒。青春回合,快乐社交,人山人海,相伴始终!

领取新手礼包

获取验证码
立即领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