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回:解语粉黛镜水苑,哮天探监百花狱

  夕阳西垂,百花嫣然。

  百花皇宫内,烛火分明,守卫巡逻,森严戒备。

  小苑闺中,柔风细抚,幽幽镜水,恋照佳人,临池摹妆,花研闭羞。只见花解语正端坐在离苑外的镜水池旁,看着水里的鱼儿,发着呆,一旁的彩蝶正在给花解语梳妆打扮。

  看着花解语盯着池水里的鱼儿发呆。彩蝶知道这几天的事情,接二连三的事情打击着花解语,实在令人身心俱疲,便尝试着去安抚道:“公主,您瞧瞧,这发簪怎么样呢?”说完为花解语插上了一粉色的蝶形发簪。

  花解语通过水镜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平时很喜欢打扮的她,顿时对此事索然无味,淡淡说道:“恩,好看。”说完,还是傻愣愣地坐在那儿,一动不动。彩蝶继续为花解语梳着头,半响,又说道:“公主,彩蝶有一件事,不知道当讲不当讲?”

  花解语一脸疲倦,轻轻叹了口气:“你跟我之间,还有什么不可讲的。”

  彩蝶一脸看着花解语的侧脸,一边梳发,平静道:“这话说出来,可能您会生气。那就是关于卿渊的,我觉得这其中应该有什么误会吧。”

  听完这话,花解语更是一脸沉闷,不悦道:“有什么误会,他杀了我弟弟,还欺骗我,这是事实。”

  彩蝶听完花解语的话,摇摇头:“公主,您想啊,如果他真是杀害王子了,那为什么还要跟着您一起来百花国啊?那不是自讨苦吃,自寻死路吗?更何况他这一路来,一直保护着您。还有呀,那御风一族的事情,他们为什么要加害于公主您啊?我刚刚才知道,大王并没有立即处死卿渊,而是将他关了起来,听守卫的将士说,卿渊有跟大王提起什么阴阳丹什么来着,我觉得他似乎知道点什么?”

  彩蝶这一番话,让花解语好像有点明白了什么,身穿锦衣彩纹绣花裙的她一下子站了起来,拖着长长红色舞蝶长帔,转身要向门外走去。

  看着花解语向门口走去,彩蝶连忙问道:“公主,您去哪儿?”花解语一边走,一边说道:“去百花狱。”彩蝶连忙上前去开门,两人刚走出门,只见花无城带着戈泰和几个守卫正从这里走来......。

  百花狱,于百花国腹地,内有训练有素的重兵把守,戒备森严。幽幽深邃的长廊深处,阴冷刺骨,千奇各异的花草陈列其中,浓香郁烈的花廊内,花解语和彩蝶正往卿渊关押的地方走去。

  “哐当~”寂静的监狱牢房被这一清脆的开门声响起,监狱深处,烛光摇曳。花解语独自一人走进了其中的一个牢房。

  那一轮残月流溢的柔光,斜斜地照进了监狱内,照在了窗台下,石床上的卿渊背上,卿渊正在盘腿而坐,静息养神。

  听得有人探狱,卿渊轻轻地张开了双眼,只见得花解语细粉轻黛,艳丽四溢,长发披肩,身着一红色花纹流云长裙,粉帔抚手两旁,依旧美艳动人。卿渊看着花解语一脸深沉,满腹愁绪的样子,便淡淡说道:“怎么?后悔救我了?”

  这话说出来多少有点讽刺之意,花解语轻轻抿着小嘴,稍微低着头,摇摇说道:“没有,我没有后悔,只是有点不开心而已。”

  “不开心?是因为我骗了你?”看着花解语闷闷不乐的样子,卿渊有点怜悯,回答道:“不过也是,事与愿违,也不能全怪你,是我不好,给了你希望,又让你失望。”

  花解语看了看低着头的卿渊,往前走了几步,半响:“你当初为什么这么坚定我弟弟没死?”

  “因为百花毒阵。”卿渊抬头看了看花解语,细细回答道:“当日我率领的天庭水户军正在和土岩一族交战。双方打得异常激烈,正在我军要击溃土岩一族之时,空气中顿时飘满了花朵的奇异香气,待我反应过来的时候,我军几乎全部中毒倒地了,我也身中其毒,险些丧命。所以可以肯定的是,在我们战败之时,你弟弟肯定是活着的。中毒在身的我们,连弟弟具体的方位在哪里都不清楚,又怎么会杀害你弟弟呢?”

  听完这话,花解语觉得卿渊说得很有道理,她皱着眉头,过了好长时间,才缓缓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御风一族的人所谓?”

  “御风一族在排兵布阵上面,位于土岩一族之后,百花毒阵如果没有御风一族的助力,恐怕也很难扩散到整个神弃吧。”卿渊思考着:“当然这仅仅只是我的推测,没有证据。”

  这一番话,让花解语似乎有点难以接受,但也不能不接受,她深深地吸了口气,声音里稍稍带着哽咽:“那,阴阳丹又是什么?”

  卿渊看着花解语一脸疑惑、伤心和悲痛的神情,十分心疼,不过既然她都问到这个点上了,想必不说也是不行的了:“阴阳丹是御风一族的一个遥远的传说。御风一族拥有可操作风的能力,可运用风属性的所有招式。但是由于风属性招式,其性锋芒无比,每次使用此属性招式之时,便宛如千把利刃,游走于四肢百骸和十六经脉之内。经年累月,便会在无形之中,耗散御风族人的寿命。所以御风一族的人普遍寿命都很低,能活过三十有余者,寥寥无几。而这个阴阳丹正是挽救御风一族的灵丹妙药,此丹为纯阴纯阳之体的阴阳二人,以血脉至亲者为药引,经九黎壶炼化而成,以阴阳之力,强制解除在御风一族体内,因风性招式所带来的副作用,也就是御风一族眼里所谓的诅咒。但是这一直是个传说,更何况纯阴纯阳之至亲者,万年难得一遇,一般认为这是不可能实现的。”他看着花解语一脸惊讶的样子,双眼瞪得大大的,右手捂着小嘴,一时间说不出话来。

  卿渊下了石床,走向花解语:“而你跟你弟弟,或许正是御风西徒眼里,所谓的纯阴纯阳之人了。”花解语眼眶内,泪水正打着颤,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她没办法去接受,一时间小脑袋内,嗡嗡直响,一阵眩晕的她,似乎有点支撑不住身子,她吃力地闭上了双眼,转过身:“时候不早了,你早点休息吧。”说完便要离开。

  此时,卿渊一下子拉住了花解语的手:“先别走。”

  花解语被这一拉,停下了离开的步伐,她转过脸看着卿渊,一脸好奇,她依旧一手捂着小嘴:“怎么了?”

  卿渊将花解语手紧紧握住,他轻轻抬起了花解语的手,他静静地感受着花解语手心里的温度,不一会儿,只见他们手心里,好似有什么东西,淡淡的浅蓝色柔光,挤出了两人的指缝,卿渊看着花解语的脸,温柔道:“这东西给你。”说完便将手拿开,只见花解语手心里躺着一颗柔光流溢的水晶珠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花解语看着这颗发亮的水晶珠,好奇问道。

  卿渊看着花解语手里的水晶珠,微笑说道:“这是我出师的时候,师傅送给我的水晶珠,我一直把它看成是我的护身符。往后,我不在你身边,它会护你周全,保护你平安。”

  看着蔚蓝清澈的水晶珠,花解语知道这一定很贵重,连忙回绝道:“这么重要的物品,我不能要,我......”花解语一边说着,一边要将水晶珠还给卿渊。

  卿渊连忙伸出右手,紧紧握住了花解语的手,诚挚道:“收下吧。眼下我被关在了监狱里,不能保护你,也不知道这御风一族什么时候还会派杀手过来,你随时都有性命之忧。”

  看着卿渊一脸温柔的神情,花解语心都化了,她连忙收回了被卿渊紧紧握住的手,略有羞涩地点点头,不去直视卿渊,眼光瞥到一旁:“我,我,我会救你出去的。”说完带着水晶珠,匆匆离开了。

  随着远去的背影和被关山的狱门,卿渊内心五味杂陈,他心里十分担心花解语的安危,而此时身后的一阵稀碎的声响传来,卿渊闻声转身望去,只见窗台上坐着一个影子,他定睛一看,只见哮天犬坐在窗台边上,看着自己。

  “要是青龙老大知道你把水晶珠当作定情信物一样送给异族女子,它老人家是该高兴呢?还是生气呢?”哮天看着卿渊一脸惊讶的表情,淡淡说道。

  看着炎武的通灵兽,卿渊连忙上前:“哮天大人。”

  章节列表:

第一回:邪魔余孽卷土来,鏖战三界涂炭灵

第二回:初露锋芒水灵诀,心狠手辣黑杀手

第三回:倾国佳人霓裳舞,五圣人杰侠义行

第四回:潜藏黑手身涉险,挥杀俊少遭灭口

第五回:二圣疾军赴神弃,同阵操戈灭百花

第六回:木火弛援通灵兽,御风密谋九黎壶

第七回:卿渊遭捕百花狱,解语撒娇王城殿

第八回:解语粉黛镜水苑,哮天探监百花狱

第九回:密会殿前商对榷,奇袭百花一挑二

第十回:执手临别泪两行,惶恐逃杀百花仙

第十一回:水渊归来寒冰麟,风魔亲临破灭诀

第十二回:山穷无路破沉舟,阴阳双诀雷龙霆

返回
顶部

关于《神武3》手游

神武3,数千万玩家倾心之选,多益自研经典,凝萃三世风华,今朝再展锋芒。青春回合,快乐社交,人山人海,相伴始终!

领取新手礼包

获取验证码
立即领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