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回:卿渊遭捕百花狱,解语撒娇王城殿

  响午渐过,烈阳当空。

  话说花解语和卿渊、彩蝶三人越过了神弃荒原,又翻过了一座小山丘,走出了山丘丛林。三人站在了陡坡上,眺望着百花国。

  只见百花国莺歌燕舞,百花斗艳,流蝶戏舞,美不胜收。卿渊第一次看到了远离仙界之外,竟然有如此世外桃源,一下子被眼前的一切吸引住了。

  花解语看到了百花国近在咫尺,内心十分愉悦,她又看了看卿渊,一脸陶醉的神情,微笑说道:“怎么样?美不?”

  “美。”卿渊微笑着,点点头,看了看花解语,他心里不解,为何百花国之外的神弃荒凉至极,而这里好似四季如春,景色宜人,便疑惑道:“神弃平原一向都荒芜凄凉,为何唯独百花国这里,万物生机?”

  花解语张开了双手,拥抱着百花国的美景,深深地吸了口气:“我小时候也有这疑惑,我问我父王,我父王说我们百花国国土之下,涌动着一条炙热的暖流,守护我们百花一族的神灵烛龙大人,正深居于此,所以我们百花国才四季常青,万物朝阳。”

  “烛龙?”卿渊听完花解语的话,吃惊道,据他所知,烛龙并不在神弃百花,它老人家住在章尾山啊。而这个烛龙也叫烛阴,人面龙身,口中衔烛,在西北无日之处照明于幽暗,相传它威力极大,方力无边,睁眼时普天光明,闭眼时天昏地暗,主司昼夜两时。烛龙性格倔强顽固,高傲绝世,深处章山久已,怎么可能会长途跋涉来到这神弃之地呢?百花国王这么说,难不成是借此龙威,震慑他族?卿渊并没有立即反驳花解语。

  看着花解语瞪大了的双眼,一脸疑惑地看着卿渊:“怎么啦?”

  卿渊摇摇头,微笑道:“没事。只是听到了烛龙大人的名号,深感敬畏。”

  说完这话,花解语也没有怀疑什么,亦说道:“是呀,我们百花国的臣民都十分的敬重烛龙大人。走吧,我们一起去百花国吧。”说完便拉着卿渊的手,与彩蝶一同走向了百花国。

  说到这个百花国,虽然名为国,实际上是一个规模大一点的的王城,依山傍水而建造的,城内山千户人家,仅此而已。

  而花解语等三人正走进百花国王城大门之时,只听得百花国皇宫方向传来了一阵阵马蹄声响,放眼望去,只见一身着战甲的男子骑着马,带着数十个守卫往这边赶来。他看见了花解语,连忙上前跳下了马,跪在了花解语跟前,气喘吁吁道:“公主,您可回来了。大王正翻天覆地的找您呢。”

  花解语上前扶起了男子:“戈泰将军快快请起,这儿又不是皇宫,不必行跪拜之礼。”这戈泰是花无城麾下的一员战将。戈泰随即起身,他着急地看着花解语:“公主,您快回去吧,免得大王他担忧。”

  花解语嘟嘟小嘴,点点头:“人家只不过是出来玩玩而已,担心什么喽?”

  戈泰知道花解语肯定又淘气调皮了,趁着花无城公忙无暇家内,偷偷跑出宫玩去了:“我知道公主只是出来散散心,但是眼下时局动荡不安,末将还是请公主回皇城,这样比较安全妥当。”

  “好好好,我这就回去嘛。”花解语知道戈泰也是一番好意,便点点头,转过脸示意彩蝶和卿渊:“走吧。”

  戈泰也随着花解语看向了彩蝶和卿渊,他看见了陌生男子,便上前制止住了:“你是?”

  花解语看见戈泰拦住了卿渊,连忙上前,将戈泰的手按下,解释道:“他是我的好朋友,更何况是我的救命恩人,你这样拦着他,太无礼了吧?”

  听完花解语的说词,戈泰虽然知道这样不好也不对,但卿渊毕竟是外人,他有点难以接受花解语的话,便为难道:“公主,这......不太好吧?万一......”

  “打住!”花解语双手放在胸前,合而为“X”字,她嘟着嘴巴,有点生气道:“本公主就是要带他进宫,有什么万一的,戈泰将军信不过别人,总得相信我吧?”

  看着花解语一脸坚定的神情,戈泰也不敢以下犯上,便委屈地点点头,退到一旁:“末将无礼,还请公主恕罪。”

  “啊哟,免罪免罪。”说完,花解语就对着卿渊眨了眨眼,示意彩蝶:“嘿嘿嘿,走吧。”于是三人在戈泰的陪同下是一同进了百花国皇城。不一会儿,花解语等人便来到了皇宫大殿内。

  只见花无城正在王位上焦急地等候着,他一看到花解语等人走进了大殿,心里的那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,他深深叹了口气,在王位上如释重担地坐了下来,瞥了一眼台阶下的花解语,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神情:“怎么?还知道回家?”

  花解语一低着头,双手抓着衣角,时不时抬头看了看花无城,点点头:“我只是出去玩玩而已嘛。”

  “玩玩?”花无城有点不开心,但可以看出他是尽量在压抑着内心的担忧和怒火:“你知道现在是啥局势不?你一个女孩子家的,不在家里好好呆着,成天往宫外跑,那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你让我如何向你娘交代啊?”

  看着花无城一脸不悦的神情,花解语知道这次她父王肯定是真生气了,便小步跑上了台阶,来到了花无城身旁,坐了下来,双手抱着花无城的左手,撒娇道:“父王呀,女儿现在这不是好好的嘛?您就别生气了,气大伤身嘛。女儿知道现在外面好乱好乱的哟,不敢再往外面跑了,今后我就乖乖呆在皇宫内,陪着爹爹好不?”

  花无城看了看花解语一脸娇气的神情,有点下不去嘴说教她,但是他还是生着闷气。花解语又看了看花无城不理会自己,又开始撒娇起来,拉着花无城的手,磨蹭道:“父王~,父王~,别生气嘛,女儿错了嘛~。”

  “好啦好啦。原谅你就是了。”花无城呦不过花解语,在这么扯下去,自己的形象就有损于众人之前了:“臭丫头,也不看看这什么地方。这是皇宫大殿,这,这,这成何体统?啊?哎。”

  花解语开心地笑着:“我就知道父王对女儿最好了。”

  花无城看着花解语一脸天真无邪的样子,他轻轻抚摸着花解语的发髻,微笑道:“鬼灵精怪的丫头,让父王看看,有哪里受伤不?这都出去好几天了,有挨饿受苦不?”

  “没呢!”花解语摇摇头,对着台阶下的彩蝶和卿渊说道:“有他们在,保护着我,没事的。”

  花无城也顺势看了彩蝶和卿渊,他一生素衣翩翩,气宇轩扬的样子,皱着眉头,询问花解语道:“解语啊,这位风度翩翩的少年是谁啊?怎么以前没见过?”

  花解语微笑着介绍道:“他叫卿渊。”

  “卿渊?咦,这名字怎么好耳熟的感觉。”花无城皱着眉,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,自言自语道:“卿渊,卿渊,卿渊。对了!”忽然,花无城一下子从王位站了起来,对着卿渊怒吼道:“来人,把他给我绑了,立即处死。”话音刚落,只见戈泰带着战甲守卫持着长枪坚盾,冲了进来,将卿渊团团围住。

  花解语一下子愣住了,半响才缓过神来,拉着花无城的手,连忙解散道:“父王,您这是在干什么呀?卿渊他不是坏人,是女儿朋友。”

  “朋友?”花无城指着卿渊,对花解语说道:“解语啊,你真是糊涂啊!你的朋友,正是杀害你弟弟的凶手啊!更何况他是天庭水户军统帅,要不是他率领五万大军来神弃,又怎么会惹得神弃乌烟瘴气,生灵涂炭呢?”

  “什么?”花解语听完这话,宛如晴天霹雳,深深打击着花解语,她看着卿渊一脸淡定自若的样子,她走下了台阶,双眼顿时湿润了:“那晚你说了,我弟弟不会有事的,这可是你说的,卿渊,你骗我?”

  卿渊看着花解语伤心欲绝的神情,他知道此时说得再多也是徒然,便淡淡说道:“解语,你冷静点。”

  “冷静?你让我怎么冷静。”花解语一想到卿渊这么欺骗着她,顿时热泪夺眶而出:“你个骗子,是我太傻,太天真了,才会相信你,这个天庭水户军的统帅。”她对着卿渊怒道。此时彩蝶上去扶着花解语,很是心疼。

  不知道为何,花解语的一举一动,还有她的撕心裂肺,都让卿渊心里深处十分的沉重:“解语,我......”他想去挽回点什么。此时花解语一下子往卿渊脸上扇了一巴掌,清脆的耳光打得卿渊一下子蒙住了。“我不想听你解释。”花解语怒眼看着卿渊,说完便转身离开了。

  花无城看着这一幕,亦十分沉痛,他对着戈泰摆摆手:“拉下去,斩了。”戈泰领命正要押着卿渊之时。

  卿渊突然说道:“花无城,你可知道阴阳丹?”

  这话一下子镇住了花无城,他连忙喊道:“且慢。”戈泰连忙命守卫止住了脚步。

  “解语既然是纯阴之体,那么她随时会有生命危险。”卿渊往花无城面前走了几步:“解语身边的贴身丫鬟彩衣,原名御风绫,是潜伏在解语身边多年的卧底。这次是我救了你女儿一命,下次是谁,那就不知道了。此事缘由,你可以询问下你女儿便可知晓。既然此事已经开始有所行动了,你我都知道,解语她现在身处水深火热之中。”

  花无城看着卿渊一脸坚定的神情,亦认真思量一番,质疑道:“你觉得你说的话有几分可信?我可以理解你这是在挑拨离间!”

  “何必自欺自人,花城主。”卿渊微微一笑,随即认真道:“我敢笃定,不出三日,解语恐有性命之忧,死了我一个卿渊,微不足道,可解语是您的掌上明珠啊,望花城主三思。”

  花无城觉得卿渊话中有话,也知晓他有几分意思:“那我就再给你多活三天,三天之后,我会亲自斩了你。”说完便下令关押百花狱,严加看管。

  章节列表:

第一回:邪魔余孽卷土来,鏖战三界涂炭灵

第二回:初露锋芒水灵诀,心狠手辣黑杀手

第三回:倾国佳人霓裳舞,五圣人杰侠义行

第四回:潜藏黑手身涉险,挥杀俊少遭灭口

第五回:二圣疾军赴神弃,同阵操戈灭百花

第六回:木火弛援通灵兽,御风密谋九黎壶

第七回:卿渊遭捕百花狱,解语撒娇王城殿

第八回:解语粉黛镜水苑,哮天探监百花狱

第九回:密会殿前商对榷,奇袭百花一挑二

第十回:执手临别泪两行,惶恐逃杀百花仙

第十一回:水渊归来寒冰麟,风魔亲临破灭诀

第十二回:山穷无路破沉舟,阴阳双诀雷龙霆

返回
顶部

关于《神武3》手游

神武3,数千万玩家倾心之选,多益自研经典,凝萃三世风华,今朝再展锋芒。青春回合,快乐社交,人山人海,相伴始终!

领取新手礼包

获取验证码
立即领取